中英学者探讨教育的真谛

2019-09-01 07:03栏目:教育
TAG:

  艾伦麦克法兰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当代知名历史学家、人类学家

  衡量教育水平的标准首先要看教师与学生能否拥有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所谓幸福,就是让师生双方都能享受课堂和教育带来的智慧挑战,享受学校生活带来的不断成长;所谓完整,就是让师生双方在教育的过程中能够发现自己,不断成就自己,能把个性培育为特色,成为最好的自己。朱永新

  良好的情绪包括自信、愉快、克服孤独、以个性吸引人和被别人吸引的艺术,以及爱、恨、分离和归属的艺术。当这些因素建立起来,作为非家庭环境的学校就可代替学生的血缘至亲,为学生提供一点温暖和能量。艾伦麦克法兰

  中英数学教育的碰撞因英国广播电视公司(BBC)2015年的一部纪录片,成为中外教育关注的焦点。从这一年开始,中国的新教育实验发起人、苏州大学新教育研究院教授朱永新和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当代知名历史学家、人类学家艾伦麦克法兰以这部纪录片为话头,比较两国教育的特点,从教育历史与哲学等维度探讨教育的真谛。

  朱永新:近年来,英国广播电视公司(BBC)关于中英教师与学生的纪录片引起了两国学者与公民的持续关注。三集纪录片,长达一个月的连续跟踪拍摄,尖锐的文化冲突与师生矛盾,一开始让许多观众对中国教师不屑一顾,甚至觉得中国式教育必败无疑。结果不出我所料,几位中国老师带领的英国学生在数学、科学和中文考试中不仅全面击败对手,而且每门课均超出10分。如果时间再长一些,很可能分数差距更大。您如何看待节目的中英教育较量?中国的基础教育真的赢了吗?

  麦克法兰:这档节目引起了诸多争议。这部纪录片生硬、刻板地对比中英两种教育体系。在前几集的节目中,观众很难想象中国老师最后会赢得比赛。他们的课堂冲突频频,无法正常进行。

  我认为,首先是看教师与学生能否拥有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所谓幸福,就是让师生双方都能享受课堂和教育带来的智慧挑战,享受学校生活带来的不断成长;所谓完整,就是让师生双方在教育的过程中能够发现自己,不断成就自己,能把个性培育为特色,成为最好的自己。为此,学校就不能优先关注分数、关注考试、关注知识灌输,而应该更加关注心灵成长、关注个性的舒展,并为之提供更丰富多元、更生动有趣、更透彻深邃的课程体系。

  其次,是看教育能否培养出社会需要的人才。一个国家和地区需要的人才是多元的,在各行各业中既需要精英,也需要一般劳动者。而各类型人才的共同基础是做人。新教育实验为此提出,最好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在长大成人以后可以在他们的身上看到政治是有理想的,科学是有人性的,财富是有汗水的,享乐是有道德的。

  由于上海连续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的测验中独占鳌头,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已经下决心学习中国教育的优点。在他们“向东走”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应该“向西看”,学习西方教育重视个性与创造性,加大学生的自主学习呢?在分数不如中式教育的情况下,英国的校长们依然认为,中式教室里孩子“不像有童年”,依然认为我们的教育“更像100年前英国的传统教育”,依然认为“在培养学生的创造力方面,英国无疑比中国更有优势”。这些话虽然不完全正确,但是值得我们反思。

  麦克法兰:英国人一方面对自己的教育很有信心,相信英国的教育体系有很突出的优点,也能很好地服务于英国人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对改进教育很感兴趣。尤其是现在,这是源自美国竞争力评价体系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负责教育和其他领域的部长们一直盯着排名表,像看足球队一样看各个学校。

  但是,这种探索往往是劳而无功的,因为教育是一个整体,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结构和家庭对教育的态度。就像影片中一直强调的,英国学校里中国学生的成绩远远高于英国学生,也说明了这一点。但大量的讨论还是没有切中教育的全部要点。因此,我在剑桥的同事经常讨论,那些从一流学校毕业、数学或其他自然科学成绩优异的学生,后来在创造力、主动性和后续发展所需要的其他技能方面,却表现不佳。

  例如,英国学校生活的安排就像一系列相互平行的阶梯,供学生攀爬。其中包括三大阶梯:“社交阶梯”宿舍和学生公寓,“学术阶梯”班级和学习小组,“游戏阶梯”,这意味着评价标准是多元的。这是一个持续奋斗的过程。学生可能在一个阶梯上进展顺利,却在另一个阶梯上滑倒。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只有技能、专注、投入和努力能帮助一个人往上爬,赢得老师、同学、父母以及自己的尊重。尽管有竞争,学校依然设置了安慰奖,给那些没能脱颖而出的学生。这意味着,即使那些觉得自己没能赢得竞争的中等生,也能抱有一定的希望,愿意去奋斗。由此,学校通过帮助学生攀登各种各样的“阶梯”,成功地给了他们自信。

  此外,英国学校根据学生自身的能力分成不同的班级和学习小组。所以,一个学生可能在拉丁文高级班、法语低级班和数学高级班等。在课堂上,讨论特别开放,气氛十分自由。学生会作建设性发言或提问,而不是迟疑地低声回答老师的问题。英国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半平等”文化也让轻松、不拘礼节的氛围更加浓厚。我们接收到的学生反馈基本是,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喜欢我们,信任我们,希望我们尽力做好。

  但是,英国教育的缺陷,尤其是寄宿教育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以我的学校为例,虽然学校名声很好,但也受累于那个年代寄宿学校的问题。学校势利、自满、过分强调游戏和体育运动,适合那些学业特别突出的学生,而不适合像我这样水平一般的学生。许多学生压力巨大,饱受思乡之苦,忍受着孤独和较差的物质条件。一些男孩在培养帝国统治者的速成过程中难以承受,再也无法恢复健康。

  朱永新:中国教育的优点和缺点都比较明显。优点上,首先,比较注重知识的系统性、全面性,注重学生基本能力、基本知识的训练。所以,中国学生相对来说掌握知识的脉络比较清晰,基础比较扎实。其次,中国的教育比较注重良好的师生关系,强调尊师爱生,即教师对学生的爱护、学生对教师的尊敬,有利于保持教学秩序。再其次,与其他国家的教育相比,在管理教学的过程中,政府的力量较大,政府自身体系能够保证整个教育机器的顺利运转,保证各个地方的教学资源能够随时进行调配,保证教学的决策能够自上而下地贯通。

  与此同时,中国教育的这些优点背后,也有它的缺点。或者说,实际上优点和缺点本身是相互联系的。第一,因为中国教育相对强调系统性和完整性,比较重视群体,所以就不够利于创造性、个性的发挥,不够重视个别的、个性的因素,对于创造性才能的培养也相对欠缺。第二,因为中国比较强调个人服从集体,所以在良好的师生关系中,造成学生挑战权威的勇气和精神不足,在创造性上受到很大的约束。第三,中国强有力的教育行政能力,可能也会对教育教学形成干预。因此,中国学校的自主权需要进一步增加,校长和老师的创造力需要更多地发挥,进一步增强教育教学的创造性。

  麦克法兰:按照我的理解,传统的中国教育,就是孔子和他的后来者的目标,即塑造道德上“仁、善”的目标,也就是与家庭和国家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像欧洲大陆的教育模式,中国的教育和考试几乎都是关注智力发展的。实际上,尽管头脑(智力)很重要,也没有任何方法能把它和中文里的“心”分离,正如学校无法和家庭割裂开来。家庭与学校,头脑和心灵,是融合在一起的。

今日相关新闻

  • 市民政局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 教育部通知:40天后中小学迎来历史性变革!(附
  • 打造科技教育新生态
  • 落实教育惩戒权究竟难在哪儿
  • 正当其时、意义非同寻常的重大主题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