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后闭展! 走近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先驱——姜

2019-09-05 14:13栏目:教育

  为期一个月的“丹心育美——姜丹书与近现代美术教育”展览已进入倒计时,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同时作为馆庆系列展览之一献礼浙江美术馆开馆十周年。这个展览在策划与展陈方面,尽量发掘和表现其作为美育先驱的特殊地位以及他与美术史、美术作品之间的关系;作为展览的核心——展品,其展示出的代表性意义,将展览提升到了较高的层次。

  展览的缘起,最早是2007年姜丹书的家属将姜丹书的书画、艺术理论著作、文献交给浙江美术馆寄存代管。今年5月,姜丹书的儿子姜书凯先生再次将家中的藏品整理出来,与之前寄存的作品一并捐赠浙江美术馆。这批捐赠的藏品,题材丰富,包括姜丹书文稿、诗稿、著作、照片、遗物、绘画作品,也有姜丹书师友作品以及写给姜丹书的书信、各个学校颁给姜丹书的聘书等等,种类繁多,数量可观,许多藏品填补了浙江美术馆馆藏空白,具有极高的艺术与文献价值。展读这些作品、书信和文献,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先驱——姜丹书的形象变的立体而鲜活起来。

  姜丹书生于清代晚期的1885年,他的求学阶段,正好是晚清科举时代从塾师教育向学校教育过渡的时期。其先是接受科举制度下的旧式私塾教育,而后在废除科举兴办学堂的大背景下,接受新式教育,开阔了眼界,不断向新领域迈进。1907年秋,虚龄23岁的姜丹书考入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学堂图画手工科,受业于李瑞清、萧俊贤等名师。他非常珍惜得来不易的学习机会,发奋刻苦,在学业上取得了优异成绩。就读两江师范期间,姜丹书学期考试成绩每得第一。丰富的知识储备加上其锐意进取,为其后来在艺术理论著述、艺术教学上取得成功奠定了高度和广度。1910年年底,姜丹书以91.4的超高平均分——最优等成绩毕业,并取得师范科举人学位,与吕凤子、李健、汪采白、沈企侨等一起成为我国第一批美术教师。1911年7月,姜丹书应聘到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后改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图画手工教员,开始了其为之奋斗终身的艺术教育生涯。

  姜丹书曾游历日本、朝鲜及国内各地,考察艺术教育。他是书画家,擅画山水、花卉、蔬果,尤长于画红柿闻名于世。又擅长艺术理论著述、教学,如解剖、透视、摄影等课,多为我国之首创。

  1930年代中期,姜丹书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前排左起:姜丹书、吴茀之、宋寿昌

  自1910年毕业从教,至1958年正式从南京艺术学院退休,长达半个世纪的教学生涯,姜丹书先后任教于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浙江省立女子师范学校、浙江省立杭州第一中学、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杭州国立艺术院、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省立杭州师范学校、江苏省立苏州女子师范学校(上海)、上海私立纺织染专科学校、中国纺织染专科学校、华东艺术专科学校等众多高等院校及中小学校。

  其中上海美专、国立艺术院(今中国美术学院)、新华艺专、华东艺专(现南京艺术学院)这几所学校,是当时中国乃至今天美术教育的重要殿堂,荟萃了中国近代著名的美术家、教育家,也培育了大批现当代的重要美术人才。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作为姜丹书美术教育的起航地,在这里,他与最早留日归国的李叔同分担浙江第一师范图画手工和图画音乐课。当时,潘天寿、丰子恺和郑午昌等分别就学于浙江第一师范和省立杭州第一中学,都是姜丹书的学生。

  姜丹书终生在艺术教育园地上辛勤耕耘,教授、影响学生众多,其中不乏大家巨擘。他既是一位著述丰富的美术理论家,也是一位卓有建树的美术教育家。姜丹书一生著有《美术史》《美术史参考书》《艺用解剖学》《透视学》《艺用解剖学三十八讲》《艺术论文集》以及其子姜书凯所整理出版的《姜丹书艺术教育杂著》《丹枫红叶楼诗词集》《姜丹书画集》等十余种艺术理论、美术教材。

  1917年至1918年,商务印书馆先后出版姜丹书编写的《美术史》《美术史参考书》,是当时美术教育急需的教材,多次再版。《美术史》是由当时教育部审定,与《心理学》《教育学》等十六种教材同列为“师范学校新教科书”,足见其当时的重要性。再版多次的还有《艺用解剖学》《透视学》,浙江美术馆存有不同年份的多个版本,尤其《透视学》就有六版之多。这几本书的再版、印刷次数,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教材的重要性和普及性,其作为师范学生学习范本的功能,在一代一代的教师中传承,对中国现代教育特别是美术教育思想的传播、影响是广泛而深远的。

  姜丹书在教学上也有非常独到之处。他在1957年《我教艺用解剖学三十余年经验的总结》中写道:死课要活教。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确是姜丹书从教的重要经验。他的学生后来回忆,姜丹书把枯燥乏味的理论课讲得非常有趣,让学习者在愉快的氛围中学懂弄通精深的理论,让人记忆深刻。这既要求教师有深厚的学养,也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才能将课教得深入,教得有趣。

  姜丹书于1956年在无锡华东艺术专科学校举办个人画展时的手书前言《我一生在艺术教育的途径上长征》中说道:“我短短的一生所以能坚守岗位者,首先由于立定志向,而后发出恒心,不为旧社会的邪气所诱惑,不浪费时间与精力。自己这样想:我是一个艺术师范生出身,则一生坚守着艺术教育的岗位,乃是份内的事。”这一年华东艺专为姜丹书举办一次个人画展,作为其年龄七十、工龄将届五十年的纪念,“并开全校同人座谈会,献花庆祝”,两年后姜丹书退休。画展上的姜丹书,回首七十年的人生,总结五十教龄的经验。古稀老人姜丹书用最真诚、最朴实的话语,道尽其一生的为之奋斗的美术教育工作的职责和操守,这样一番感人至深的话,让人肃然起敬。

  1953年11月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凭吊无锡倪云林墓,在倪云林墓门前摄影留念。左起:陈大羽、谢海燕、姜丹书、张宜生、俞剑华、申茂之、施世珍、汪声远及带路的村民。

  姜丹书的同事、老友谢海燕在1989年写的《姜丹书艺术教育杂著》序言中这样写道:“敬庐先生是一位爱国老人。他的一生是实心实意从事艺术教育的一生。做一个灌溉苗圃的园丁是他终生的心愿。“诚”和“朴”的品德,同他治学的“恒”和“勤”是相连贯的。恒、勤、诚、朴的一致,是他立身处世、敬业乐群的基准,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样的评价是中肯而又客观的。

  姜丹书的一生经历了晚清、民国、新中国三个时期,目睹中国的历史演进和社会变迁。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姜丹书的生平即是社会推演的一部分。姜丹书在教学、研究和创作上,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其作为文艺界的一份子,热心参与文艺社团、美术协会,在艺术史上留下了重要印记。姜丹书与他的师长、道友、学生一起形成了一个文艺生态圈。他们切磋艺文、互赠书画、笔墨雅集,留下了许多文艺佳话。姜丹书保存的大量信札、书画、文献,是师友交往、书画唱和与文艺事件的佐证,为研究者和观众提供了解姜丹书艺术人生的线索。

  作为姜丹书最得意的学生,潘天寿、丰子恺和老师的交往密切,仅从《姜丹书自编年谱》中就找到了多处记载。如1919年,姜丹书与丰子恺等人共同发起组织中华美育会;1934年,朱屺瞻、诸乐三、姜丹书、潘韫华、郭沫文被吸纳为潘天寿等人发起的“白社”成员;还有他们三人的有关交游各地、留宿丰家的记载。展品中潘天寿、丰子恺分别写给老师姜丹书的信札,勾沉出两件往事:一是丰子恺为“太老师”李瑞清作像,姜丹书为其改成,师生间有关于画作的评价和署名的探讨;一是潘天寿因与吴茀之共同整理画家顾恺之资料之需,委托姜丹书代寻无锡顾氏生平事略之嘱。老师和学生亦师亦友,探讨学术、交流艺事、合作书画,传为佳话。

  人生得遇良师是幸事,如姜丹书之于李瑞清、萧俊贤,潘天寿、丰子恺之于姜丹书;老师教得良才也是幸事,如李瑞清、萧俊贤之于姜丹书,姜丹书之于潘天寿、丰子恺。这是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的缩影,也是近代教育史之幸。

  最后,用姜丹书1957年《艺用解剖学三十八讲》自序中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春蚕到死丝方尽……我吃了一世人民的桑叶,最后更应该做个薄皮茧子作为报答吧!”这是老一辈教育家的实践与坚守,也是我们致敬和为之努力的方向。

  1970年代后期开始,姜书凯致力于整理父亲所遗留的大量手稿和书画作品,撰写多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发表于《美术》《中国美术》《浙江画报》《浙江日报》《杭州日报》《美术报》等报刊杂志。编辑出版《姜丹书艺术教育杂著》(浙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丹枫红叶楼诗词集》(浙江文艺出版社,2007年)和《姜丹书画集》(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年)。

  2019年,姜书凯代表家属向浙江美术馆捐赠姜丹书书画作品及所藏师友书画作品、著作、手稿、名人信函、文献共423件,均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部分藏品填补了浙江美术馆的典藏空白。

今日相关新闻

  • 抓实学习教育--法制网
  • 完善教育配套让社区更宜居
  • 啥都讲到了教育是否真的走心?
  • 404页 - 搜狐视频
  • 国学教育不能徒有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