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云智慧校园:大学教育最大的价值是融入或创

2019-09-09 03:58栏目:教育

  现代工业体系,如同一架巨大的机器。机器上每一个部件,都有其独特的作用,相互配合共同完成整架机器的运转。这架机器,制造出各种物资,满足人类的各种需求。传统的大学教育,就是这架机器的部件制造者。

  但是,当这架机器运转了若干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物资,已经超出了人类的需求。试想一下:无论制造出多少食物,人能吃的数量,决定于胃肠的大小、能耗的多少;无论制造出多少布料,人能穿的数量,决定于人体表面积的大小。

  过去的教育,主要强调学生的生产能力。不仅对理工科的学生如此,对文法医科也是如此。在生产能力不足的时候,消费总不是问题。可是当生产能力足够大之后,生产出来的东西又有谁去消费?

  如果没有足够的消费,产能就不会充分发挥,进而现代工业体系就不得不减产,甚至去产能。尽管不至于停产,但减产和去产能,都会带给社会巨大的压力。

  传统经济学的逻辑,当然是由“上帝无形的手”调节,等待市场的自然恢复。恢复之后呢?然后再进入新的一轮循环。凯恩斯经济学派,则给出了扩张货币、扩张财政的刺激方法,通过政府干预市场,让市场更快进入新的一轮循环。

  但是,问题并没有解决。如果需求者没有大的变化,则只是重复这个循环而已。问题并没有被消灭,问题只是暂时被掩盖了而已。所以,问题还会再次到来。

  当工业社会这架机器出现问题的时候,恐怕需要重新看待大学教育,这个零件制造者了。

  传统大学有两个重要的作用:一个是知识传承,另一个是行为规范。这两个作用,都是适配工业社会巨大的机器这一逻辑的产物。但随着生产力的提升,大学毕业生的增加,这两个作用正在显著减弱,只需要看毕业生就业环境就知道了。

  大学还有科学发现和技术创造者的培育责任,不过这个人群实在太小了,尽管作用巨大,但在数量上可以忽略不计。当然,大学还有艺术文化创造者的培育,不过人数太少,也并非主流。

  无论生产力如何发展,人类如何进步,都离不开这样的一个基本事实:人类对物质的需求,除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之外,大多建立在虚伪缥缈的“社会共识”之上。这种社会共识,就是韦伯所说的意义。

  舒适的条件、愉悦的环境、美好的味道、悦耳的声音,等等,一切都是“意义”。而且,对不同的“意义之网”,意义还各自不同。而这种意义,其实就是新的需求,就是新的消费。

  也许创造新的意义,或者培育创造新的意义的人,才是大学教育对社会最大的价值。

今日相关新闻

  • 教育让生活更加美好
  • 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高质量均衡的教育
  • 威海中小学教育家教网威海家教经区初中辅导班
  • 教育--深圳年鉴
  • 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br不断开创昆明教育现代